正规摩杰娱乐开户 :第783章 渡江之战(上)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“联虏平寇?道邻,你觉得这个如何?”李国栋看完了锦衣卫送来的情报,转头问史可法。史可法见李国栋脸色不太好看,嘴唇蠕动几下,犹豫半晌才回答道:“武威伯,此法犹有用之,可与我争时平乱。”

    “争取时间平定内乱?北面的流贼是为我们挡住建奴一段时间,可是他们也挡不了多久了,一旦流贼败亡,建奴的目标就是我们!这次建奴派遣使者出使弘光伪朝,居然尊弘光伪帝为正统,把我们说成反贼!其心可诛啊!”李国栋冷笑道。

    史可法冷汗直冒,犹豫着回道:“武威伯,陛下南狩巡幸江南,可是沿途祸害士绅,已是怨声载道。武威伯,你身为护驾重臣,还得多劝劝陛下,让他远离阉党奸佞,亲近君子。”

    “阉党奸佞?陛下在京城的时候差点就殉国了,朝中诸公,除了已经殉国的孟暗公(李邦华)和准备同陛下一起殉国的王公公,其余的诸公,也就是史阁老您嘴里的那些正人君子,他们又有几个殉国了?陈演、光时亨等贼嘴巴上说得好听,竟然劝进闯贼登基!只可惜他们抛弃旧主,转头投贼,贼人还是不领情,把他们脑浆都夹出来了!哈哈哈!”

    史可法老脸一红,京城朝中衮衮诸公的行为,确实让他这个读书人很丢脸,流贼还没来的时候,一个个都是铮铮铁骨的正人君子,结果贼寇一进京城,不仅有投贼的,还有主动打开城门迎接贼寇入京的,还有劝贼寇登基的,简直就是斯文扫地啊,丢人,真的太丢人了!

    “那都是斯文败类!若我史某在京,必力拒贼,若城破,将以身殉国!”史可法突然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史阁老的气节,”这点李国栋承认,真实历史上的史可法就是以身殉国,“所以陛下抄查的都是降贼降虏的罪臣之家,这又有何错?”李国栋笑道。

    史可法无言以对,最能苍白无力的狡辩:“而涉多矣,又有多少无辜百姓与案中?尚望武威伯能劝陛下少及无辜。”

    “无罪之人,陛下自然不会冤枉;但只要有罪之人,陛下一个都不会放过!”李国栋说着,向崇祯的大龙船方向一拱手,“李某相信陛下乃千古明君,不会冤枉一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扬州盐商?”史可法问。

    除了郑元勋破财消灾,散尽家财已经被放了出来,江国茂损失了一百万两银子赎身出狱之外,其余的无辜淮商和徽商还在锦衣卫昭狱里面待着呢,虽然没有受刑,可是被关押在阴暗潮湿,臭气熏天的地下室内,每天听着晋商被拷打的惨叫声,那滋味也不好受啊。

    “哦,徽商和淮商啊,那是锦衣卫的事情,李某无权干涉锦衣卫办案。”

    “武威伯,你可以劝劝陛下,尽快把无辜盐商放了。”史可法道。这锦衣卫关押的不仅有盐商,还有一些盐商的亲戚,其中不少有功名的读书人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好吧,李某试试吧,不过史阁老,弘光伪帝的事情还需尽快解决,李某将布置大军渡江,史阁老也得准备一下,准备回南京上任了。”李国栋道。

    充当临时昭狱的影园内可是人满为患,都已经关满了疑犯。这件事情好解决,本来张书恒就是为了收取保释金。只要和王承恩说一声,让张书恒尽快把保释金收了,把人放了就是了。

    江国茂经过此事,可是荷包大出血,折损了一百多万两银子。保释金交了一百万两,多出来的零头,是他另外送给张书恒和王承恩的几万两银子。懂事的江国茂心中明白,保释金一百万两是交给皇帝陛下的,那么王公公和张都司也得拿点好处吧,于是他拿出了五万两银子,给了王承恩两万两,张书恒一万两,其余的两万两就当成打赏锦衣卫和东厂番子。

    郑元勋出的血就更多了,他几乎是倾家荡产,家中财产全部被厂卫没收了,连影园都被没收了。牵涉到刺杀皇帝的大案中,能够活命出来就已经谢天谢地了,脱了一层皮又算什么?

    其实对于江国茂和郑元勋来讲,这件事也不能说都是坏事,因为晋商彻底完蛋了,今后两淮的盐业,就是他们说了算。晋商被灭,从此盐业市场就被淮商和徽商全部承包了。生意场上,还有什么比竞争对手倒下更令人开心的?

    李国栋找了王承恩,简单的把史可法来求情的事情一说,王承恩怒道:“史道邻又要搞什么?关押的人犯那么多,收多少保释金也不是我们随便定的,张都司说了,要先一个个审出他们有多少家财,再根据家财来定保释金,怎么可能那么快放人?让史道邻多等几日吧!”

    王承恩说完,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:“武威伯,大军何时可以过江?陛下要到南京重登宝座一事,全看武威伯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公公,要渡江必有一场大战,赵之龙集结了长江水师所有战船,还征集民船,打造大批火攻船,他可是铁了心要和陛下对着干了!李某也在准备,请王公公放心好了,不用半个月,郑芝龙水师一到,一定能让陛下安全过江!”李国栋回道。

    崇祯皇帝在扬州住的时间有些太久了,已经住了半个月了,为何一直没有过江去南京,是因为赵之龙早有准备。李国栋在等的是郑芝龙的水师到来。

    虽说李国栋自己的淮军长江水师出具规模,打左良玉水师就像虐菜一样,可是左良玉的水师毕竟不是正规的水师,充其量是一批民船和小舢板,淮军又有顺流而下的优势,打他们还不是像大人欺负小孩?

    可是赵之龙的长江水师,那是大明正规的水师,拥有大小战船(包括小舢板)三千多条,其中有大福船四十艘,哨船二十艘,鸟船四十艘,东船一百艘,唬船二百艘,火攻船三百艘,蜈蚣快船两百艘,各种小船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得到郑芝龙的支援,由施琅指挥自己的淮军水师强行渡江,是可以击败赵之龙的水师,可是损失也不会小。李国栋可不想让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白白折损在内战之中,因此最保险的办法是等郑芝龙到。

    赵之龙的水师在郑芝龙面前,那就是不值一提了,伦水战,郑芝龙保证把赵之龙打得连他爹娘都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郑芝龙已经收到李国栋和钱谦益的来信了,送信的人正是他的儿子郑森。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,这可是从龙的好机会。福王名不正言不顺,却被一帮逆臣勋贵推上皇位,但他怎么说也不过是个伪帝,崇祯天子才是正统。父亲大人,别的不说,武威伯也是您的好友,牧斋公又是孩儿的老师,就冲着这一点,我们也应当北上勤王。”郑森苦劝父亲出兵。

    “可是儿子啊,你知道崇祯南狩干过的事情吧?那可是得罪了多少士绅?我们一旦出兵,我们也得罪了天下士绅。”优柔寡断的郑芝龙犹豫不决,下不了出兵的主意。8)

    
986.748g.com
九州娱乐登入 新葡京棋牌平台手机版下载 中国足彩馆 彩友网 亚洲永利会官网手机版下载
足球导航 万达娱乐会员注册官网 大富豪游戏官网最高返点 通博娱乐游戏最高占成 千赢娱乐官网最高返水址
新世纪娱乐代理登录 世博娱乐网址手机app bbin娱乐城 猜小时候电子游戏答案 摩斯国际电子游戏开户最高占成
亚洲最大博彩公司登入 钻石娱乐棋牌网址 ds太阳城网址 大西洋游戏亚洲怎么样 京城娱乐官网直营